• 2016-10-17

    down

        最近情绪低落,随时随地都感觉眼泪要从眼眶里炸出来了。

        上周六跑了一天活动,然后在最后一场结束后去ifs上厕所,突然就躲在厕所里呜呜呜哭了起来。

        为什么哭?我连一个具体的原因都找不到。

      

  • 2016-09-19

    真是难熬

      看似也没什么特别的一天天过,但等想起来的时候才觉得,这两年真是难熬,难熬的每一分每一秒你都没胆子再经历一次。

      就像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沮丧时不时跳出来踢一脚,一瞬间就能笑容凝结在你的眼中。

       说白了,就是丧,各种丧。哪怕在笑,也是丧。

       笑丧。

  •    刚才翻博客,好多想找的图片,都成了一个X.

       于是我坐在办公室,眼泪啪嗒一下掉出来了。

  • 2013-08-29

    岁月如飞刀

    噢我刚才看了渣渣和姥姥的博客,都翻到好几年前的勒。看着就笑,然后感叹,我们这么些年也就这么过来了。

    磕磕绊绊,笑笑闹闹,嗷嗷喊着过来了。

    而她们,居然能够出现在我婚礼上,站在我旁边区。收钱,发烟发喜糖,没准我们还能婚前挤在一张床上唠嗑。或者来一张合影?我们都没合影过。在我们仨当中,我是最随波逐流最大众的那一个,大众干啥我干啥,买房买车上班结婚,所以这两位神仙答应来时,我有点震惊。一个是当了伴娘没拿到红包并且不办婚礼的,一个是厌恶婚礼恐惧人群的主。

     

    想到这里,原本不紧张不重视婚礼的我,一下子有点紧张和重视。

    老实说,我其实挺感动的。当然,我们其实没有这么一起正经作点什么,好歹终于是不用在烈日下暴雨中来证明友情老。

    有意思得很。

    Ps,ipad打字太恼火了。

     

  • 2013-08-26

    punchline

    这是今天新学的词,意思就是梗呀段子呀笑话呀。

    于是我今天就说了一个:

    “姥姥,等到你火化可能都还没有黑化。”

    其实我也不知道要说点啥。原本想到要写博客的下笔如流水之心,刚才去了厕所就和肾脏一样迅速空下去了。在我咕嘟咕嘟喝了一罐养乐多之后依然没有充盈起来。

    不如来说说去伊势丹买东西的事吧。

    首先,伊藤,伊势丹,王府井,居然都没有酒心巧克力卖啦!

    其次,我在伊势丹超市自己绊在了推车上,差点摔进冰柜,渣渣在后面大喊:“乖乖!你痛不痛哟!”我一侧头,她满脸微笑。

    最后,我给渣渣买了一个她想了很久的泡茶器,大概长这样:

    于是我在结账完毕后整理袋子时,大喊了一声:“渣渣你的自慰器莫忘了哟!”

    她惊慌失措地看了我一眼,说你要死呀!!

    然后我们出了伊势丹大门,都快过马路了,她说了句:“你给我买的这个跳蛋生锈了。”

  • 2013-08-09

    王王王王

    我最近老是梦见我高中时的男朋友,梦里各种在一起的遗憾,可是完全没有肌肤相亲之类的,怎么破?这是什么个路子?

    今天一年一度的体检又到了,身体没啥大问题,感觉又好死不死地活了一年。

    “不要前尿不要后尿,要中断的尿。”

    “恩,我晓得。”

    说完我就去厕所接尿,然后一不小心,就把尿杯盖子整掉进厕所了。

    老实说,看着那个红盖子在水上飘,我还犹豫了要不要捡。结果当然是没有捡,于是整个尿架子上,就我的尿杯没有盖子。张渣渣知道后,惊呼:“那不好的哟?万一你的尿被哪个吐口水了呢?”

      我想了下,如果能对着我的尿杯吐口水,也就是说对方要把头伸进尿架子,这么奇葩的事情,应该不会有人做吧。

      在渣渣和丧彪的批评下,我今儿去买了个胸罩。385元,咬了牙就买了,穿上后立马觉得自己在傲视群雄。如果说长胖了有什么优点,可能就是这个了。

       其实日子还行啊,比如说那天吃了丧彪家男人的饭以及丧彪的螃蟹。我们仨吭哧吭哧,谁也没多说话,咔咔咔,几下功夫就干掉了一盆大闸蟹。

  • 2013-03-02

    做好呢份工

       早几年,忘了看什么报道,好像是采访那些TVB的路人小演员,他们说,做好呢份工。当然啦,还有周星星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。

       我不想混日子,当然也不想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。显然现在是不适合撞钟的,但是要说多么多么多么热爱,似乎也没有,但我也不想仅仅是,混饭吃。

       当然啦,也不用问自己关于你究竟有什么理想,我真的仔细想过这个问题,我可能最羡慕就是在迪斯尼的歌舞演员,如果一定要说理想的话。我很懒,懒到不愿意辞职也不愿意跳槽,一个地方是否有趣,是否有吸引我待下去的动力,感情因素永远比金钱因素要大上那么多。

        这样想来,这可真不是一个成熟的人思考的问题。

      我也没有职业规划,更不想往上爬,我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个位置,我知道自己可以干什么,有的时候觉得真的很像金牛牛,鞭子抽着,就做着,但能做什么呢,也就是犁地而已了。

        我也没什么可抱怨的,反正全世界哪都是一个样子,工作嘛,做错就该认,累也该习惯么,关于这一点,我的心态倒是很向上。

     SO,就这么地吧,做好呢份工,能实现做好这一点,就很不错了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今天心情还不错的分割线---

    1.今天我终于使用了早餐机,但是吐司怎么烤,都不如熊猫烤的好吃,我尝试了花生酱,依然觉得口腔被糊住的感觉很诡异。。

    2.我一口气买了速冻水饺、速冻馄饨、速冻叉烧包、速冻馒头等等速冻食物,好愉快的心情。今天蒸了速冻叉烧包和馒头,又加了紫菜煮了速冻的大虾混沌,真好吃啊!!世界上要是没有速冻食品。。我该怎么办。

    3.绑了两天护腰,我的老腰,终于是不疼了。

  • 2013-02-27

    姆们癫癫

          

    这是我和唐经理唯一和癫癫的合影,我泪流满面挤出一个笑脸。唐经理拍完哭着对癫癫说:“癫癫,爸爸的头好油。”再然后过了20分钟,癫癫就走了。

         2011年4月1日晚上,或者是2日晚上,我和癫癫见面了。

        “啊,好丑。”这是我看见癫癫内心的第一印象。于是我马上就走开看中了她的男人。接下来,癫癫就在我面前被日了。

      再接下来,就是和癫癫在一起的日日夜夜。从完全不熟不能接近,到一年后允许我抱她十分钟。癫癫也从一只小贱猫变成一只黏人到要死的大贱猫。

       爱蔑视人类却爱对我蹭蹭蹭;爱打娃娃却总是在吃罐头的时候让刀刀猛吃;即使猫沙盆里堆满屎都不会乱拉,爱吃猫粮,生气或者高兴都会去嚼两颗……

       这样的记忆还有很多。癫癫的猫生,搞也搞过了,还有了刀刀这个娃娃,能吃能喝能睡,想必她的猫生也很完整了。

       最难受的其实是医生推针的时候说,癫癫乖,好好睡了啊。

       嗯,好好睡癫癫。你那么爱睡,现在可以睡个够了,再也不疼了。

  • 2013-01-30

    咕嘟咕嘟咕嘟

       今儿中午,就用以下来形容吧。

    1.咕嘟咕嘟咕嘟。

    2.太尴尬了。

    3.胖子没有资格说上面的话。

    就楞门地吧。

  • 2013-01-28

    我脚着

        我脚着,认识两个贱友,真是有一种痔疮好疼但幸好不是长在我菊花的感觉.

        嗯..我这个比喻好像有问题.

       搬家到今天就一个月整了嘿,早上再也没睡过懒觉嘿,楼上天天钻电钻钻得我不能睡觉,我都怀疑楼上钻了一个月是不是把自己家钻成马蜂窝了嘿.

       待会就开年会.

       鉴于姥姥您托我得段子乐了一个星期,我也还你一个吧.上个星期我乐一个星期的段子是:憋大招,翻个面。